《唐望系列》作者卡洛斯卡斯塔尼达及其作品简介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1925年12月25日生于南美洲,幼时随父母移居美国。大学时就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人类学系。后进入某研究所,并把研究焦点放在美洲印地安文化药用植物的主题上。

卡洛斯·卡斯塔尼达在就读人类学博士期间,为了完成博士论文,深入到印地安部落,并由此结识了当时已年近七十岁的亚基族印地安老人一一望.马特斯。卡罗斯尊称其唐望。

卡斯塔尼达一开始本着收集学术资料的初衷去拜访唐望。唐望也乐于接待他,只是唐望对于卡斯塔尼达的学术研究毫无兴趣,反倒时常带他去山中漫游闲谈,或教导他打猎的技巧。一年之后,在一九六一年的六月,唐望决定接受卡斯塔尼达为门徒。

唐望传授的许多神秘的经验与观念,带给卡斯塔尼达的困扰远大于收获。但是本着学术研究的信念,卡斯塔尼达巨细无遗地记录下与唐望学习过程中的经历及唐望所传授的知识。

四年之后,由于唐望教导方式的怪异与猛烈,卡斯塔尼达中断了他的学习,之后有两年之久不再去见唐望。在这期间,他完成了他的论文,加州大学的学校出版社将之印刷成书,于一九六八年出版,这便是他的第一本书《巫士唐望的教诲》。

中断了两年多之后,卡斯塔尼达于一九六八年四月又去见了唐望。原本他只是想把他的书给唐望过目,但唐望毫无兴趣,对他的两年中断也毫不在意,于是卡斯塔尼达再次开始了他的学习。一九七一年时,他出版了第二本书《另一种真实一一与唐望进一步的对话》在这本书中,唐望教导卡斯塔尼达觉察他必然会面对的死亡,以及停顿内在对话的作法,来达到看见的境界。看见是对现实世界最直接的感知,一种超越言语理性的洞悉。

出版了第二本书之后,他与唐望的学习也进入了新的阶段。他终于能自行达成对知觉的改变。他还醒悟到,早在唐望正式收他为门徒之前,便已经向他示范了所有必要的步骤,但是因为这些步骤包含了许多剧烈的人格改变要求,与他当初的研究主题无关,因此被他忽略了。于是他将这些被忽略的最早期笔记重新整理,然后加上他后来的心得,于一九七二年出版了《巫士唐望的世界》

之后,卡斯塔尼达继续他的巫术门徒与人类学家的双重追求,每隔数年便会出版一本报道性的著作,至一九九三年时,他已经出版了九本关于他学习巫术的过程,唐望的知识系统也逐渐成熟,成为一种抽象而不拘泥形式、单纯而又涵盖最初的巫术体系。

唐望是一个达成至善的智者。他似乎拥有古老传说中的智慧与超越现实的神奇力量,能随意表现违反常理的事情。但这种效果的示范不是唐望知识的重点。唐望强调,世界本来是奥妙无穷,人受限于人类自身的知觉,因而对世界的奥妙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巫术是使人知觉自由与完整的追求。这与所有追求内在精神超越的宗教或思想,都有不谋而合之处,甚至是更为简洁、直接的观点与态度,绝不是怪力乱神的迷信。卡斯塔尼达的经历也远较一般怪力乱神更为深奥复杂。

唐望完整地呈现出另一种现实,让卡斯塔尼达见识所谓的巫术世界,然后他才能够明白所谓的日常世界(理性思维)与巫术世界(直观意愿)都只是片面、不完整的诠释。只有经过艰辛的克苦训练,充分觉察到这两者的本质之后,才能够统合两者,达到最纯粹的理性与意愿,人的意识才能真正完整、自由,并知觉到无穷尽的世界奥妙。

唐望的许多观念是充满积极性并使人心灵净化的古老智慧。卡斯塔尼达的学习历程,实际上是一种心理重建的过程,即打破已经形成的固有观念,以重塑的更开放的观点,来看待自身心灵与世界的种种奇妙。

唐望知识系统继承于古老的美洲印第安民族,按唐望所述,其在印第安民族内秘密传承达数千年之久。这与中国的道家有些类似,按书中描述,印第安巫士也曾到过中国,学习并汲取过中国道家的武术和修炼方法。

唐望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前,已经预见到自己的知识系统将失传,但做为一个智者,他深知一切都是宇宙力量的安排。卡斯塔尼达虽未能将唐望知识系统传续下去,但他却也做到了唐望团体中其他人无法胜任的工作,他将唐望知识系统做了完整的记录,并公布于世,让更多的人从中一窥这个世界曾经只为少数人所知的奥秘,这未必不是一种更好的安排。在当代,随着一些奥秘被陆续公开,人类的认识世界的视野也在不断拓展。表面看是人类在认识世界,其实也可能是世界在认识他自己,谁知道呢?

日常生活的世界永远无法被看成具有人性,具有力量控制我们,能够造就我们或毁灭我们,因为人的战场不是与他周围世界的斗争。人的战场是在地平线的另一边,在一处普通人无法想像的地方,在那里,人不再是人。

在能量上非常重要的是人要了解:是他们与无限的接触。唐望无法把无限这个字眼简化为更适宜的描述。他说在能量上那是无法简化的,它无法人格化,甚至连影射都不行,除了用无限这种含混的字眼。

我们的确都是将死的生物。因此,人的真正战斗不是与其他人的斗争,而是与无限,这甚至不是一场战斗,在本质上它更是一种顺服,我们必须要自愿顺服于无限。我们的生命起源于无限,于是也终结于无限。

宇宙的一切都是能量的表现。那些巫士直接看见能量,所得到的能量事实是,宇宙是由两种相互矛盾却同时相辅相成的力量所构成。他们把那两种力量称为生命能量与无生命能量。意识是生命能量的一种波动状态。

巫士能把人类看见成一团能量场,像个明亮的球体。他们发现这些明晰球体都与宇宙中一团无法想像的庞大能量聚合有个别的连接;他们把这团庞大聚合称为意识的黑暗海洋。他们注意到单独的球体与意识的黑暗海洋的连接是在球体表面上非常明亮的一点。那些巫士把这个连接点称为聚合点,因为他们发现知觉是发生在这一点上。外在能量在聚合点上被转变为感官资讯,然后被诠释为我们周遭的世界。

除了意识的黑暗海洋之外,巫士还发现另一团庞大无比的能量纤维,巫士很喜爱它的波动,把它称之为意愿,而巫士集中注意力到这团能量上的做法,也称为意愿。他们看见整个宇宙是意愿的宇宙,对他们而言,意愿相等于智性。因此宇宙对他们而言,是具有最高的智性。这团波动的能量能够察觉自己,具有最高的智性。他们发现宇宙中的意愿聚合决定著宇宙中所有可能发生的异动与变化,不是由于盲目而专断的外在情况所致,而是这团波动能量本身的意愿所致。

人类会拥有协调一致的认知系统,归因于人类全体的聚合点都位于明晰能量球体相同的位置:在肩胛骨的高度,一臂之遥,贴着明晰球体的表面。

巫士对于聚合点的看见观察,使他们发现聚合点在正常睡眠,或极端疲倦,或疾病,或食用知觉转变性植物的情况下,会移动位置。那些巫士看见当聚合点在新的位置时,会有不同的能量场束穿过它,迫使聚合点把那些能量场转变为感官资讯,然后加以诠释,结果产生一个全新的世界供人知觉。

对于巫士而言,意愿最重要的练习是有意志地移动聚合点到事先决定的能量球置上,这意味着,经过数千年的探索,唐望传承的巫士发现在我们的明晰球体上有关键的位置,聚合点可以移动到那些位置上,所承受的新能量场能造成一个完全真实而崭新的世界。只要是人类,就可以去所有这些世界中探索,这种可能性是属于所有人类的传承。那些世界就在那里,等待我们去发掘,恳求我们去发掘,而所有巫士,或所有人所需要做到的,是去意愿聚合点的移动。在巫士的认知系统中,意识是最终的课题。

去释放人类所有的知觉能力,并不会干扰到原本的行为效率。事实上,原本的行为效率会成为重要的课题,因为它会得到一种新的价值。效率成为最必要的要求。不谈理想或虚假的目标,人类只有效率来作为引导的力量。巫士称此为完美无缺;对他们而言,完美无缺就是要去尽一个人最大的努力,而且还要再多加一分。他们从直接看见能量在宇宙中的流动来得到效率。如果能量以特定的方式流动,那么跟随能量的流动,就是效率。

巫士追寻的最高点,也是最终极的能量事实,不仅适用于巫士,也适用于世上所有人;他称之为最终的旅程。

最终的旅程是指个别的意识,能够超越生物个体聚合能力的终点,亦即,能够超越死亡。这种超越意识是指人类意识能够超越已知的一切,抵达宇宙流动能量的层次。巫士对于这种追寻的定义是,去成为一种无机生物,也就是意味着能量觉察自身,变成有聚合的单位,但不是有机体。他们把这种认知称为完全的自由,在这种状态中,意识仍然存在着,自由于社会制度与言语系统的束缚之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