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卡斯塔尼达的内在体验

唐望和他的团体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前,对卡洛斯及其他徒众进行了最后一次的巫士训练。卡洛斯详细记录了自己在这一过程中知觉改变所经历的真实的体验,揭示了生命背后鲜为人知的秘密。

我感觉自己旋转起来,我知觉到自己的旋转与飘浮,然后我感觉自己冲入空中,以极高速度朝地面坠落。当我坠落时,我觉得我的衣服被扯光了,然后我的血肉也逐渐脱离,最后只剩下头部的知觉。我极清楚地感觉到,当我的身体分解时,我的体重也消失,于是我的坠落失去了速度,不再垂直下降,而像片树叶般来回飘荡。接着,我的头也失去了重量,所有剩下来的我只是一个小立方块,像小石子般的残余物,我所有的知觉都集中在那里。然后那一小立方块爆开了,我变成了千块碎片。我知道,或者某种内在东西知道,我能够同时觉察到所有的碎片,我就是知觉本身。

然后知觉之中的某部分开始膨胀、成长、变得局部化了。渐渐地,包含着所有可想象到的美丽画面的组合。仿佛我正在观看上千幅有关这个世界、人们以及各种事物的景象。那些景象开始模糊,我觉得它们加快速度从我眼前掠过,直到我无法个别地观察它们。最后我仿佛在观看这个世界的构成,像一条无限长的链子拉过我的眼前。

我突然发现自己与唐望一起站在悬崖上。他低声说我已目击了无可描述的未知。我应该让我的知觉之翼展开。我再次感觉自己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坠落。然后我爆炸了,分解了,我内在某部分终于放开了,某种被监禁了一辈子的事物得到了自由。我清楚地知觉到我的秘密泉源被打开了,肆无忌惮地奔流着。已经没有那个温暖的我的事物,什么都没有,而这个什么都没有却又是丰盈的,无所谓明或暗、冷或热、快乐或痛苦。我不是在移动或飘浮或静止,也不是单一的个体、或自我、或我以往所熟悉的什么。我是无数我的自我所组合的幻象。这些自我都是独立的个体,但彼此之间都有特殊的关系,因此会不可避免地集合成单一的知觉。我并不是知道这个事实,因为根本没有一个主体可以去知道。而是我的所有独立意识都知道这个日常世界中的我是一种集合体,是无数分别独立的、彼此之间存在着牢固联系的感觉聚合在一起的结果。这些感觉之间的牢固默契与联系也就是我的生命力。

另一种描述的说法是,所有那些感觉个体都是四散的;每一个都能自觉,没有一个比其他的更重要。然后有某种事物会开始搅和这些感觉,使它们结合在一起,成为一大块我所知道的我。接着我便以这个我目击到一连串世界活动的画面,或者是与世界有关,但却是我自己想象中的画面,或者是属于纯粹思维中的画面。也就是说,我看到了智性系统或观念的形象如字句般串连在一起,在某些画面中我尽情地思考个痛快,而在每串画面过后,我便会再度分解,变成空无。

在那些完整的画面之中,有一幅是我与唐望站在悬崖上。我立刻发现那是我所熟悉的完整的我,我感觉我的身体是真实的,我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中,而不只是在目击它的画面。

第二天,唐望对我说:昨天晚上你的知觉翅膀展开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好说的。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是无可解释的,所以我不打算尝试。这样说就够了,你的知觉之翼展开是为了触碰你的完整。你经历到进入未知之旅的最大艺术。你的内在明白了你的真正本领,于是你的知觉之翼展开,使你明白了你是一团聚合之物。这就是巫师的解释,所有的感觉、存在与自我都像小舟般飘浮着,平静安宁,永恒不变,然后生命力如胶水般把它们之中某些粘在一起。昨晚你亲身体会到了。我们在进人未知后都会体验到,当生命之胶把那些感觉粘起来时,一个生物便被创造出来。这个生物会忘记它的真正本质,而被周围环境的光采与华丽所蒙蔽。当生命之力把必要的感觉结合后,一个生物便出现,当生命之力离开身体后,所有知觉便会崩解而成为单独的存在,回到它们的发源地之中。”

“战士进人未知之旅非常像死亡,只不过他的知觉并没有崩解,而是扩张了,并且没有失去它们之间的聚合。但普通人在死亡时,它们会深深地扩大,成为单独的存在,仿佛从来没有聚合在一起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